您的位置:219g手游网 > 资讯阅读 > 最爱你的那十年by无仪宁死_贺知书蒋文旭免费阅读
最爱你的那十年by无仪宁死_贺知书蒋文旭免费阅读

最爱你的那十年by无仪宁死_贺知书蒋文旭免费阅读

贺知书蒋文旭为主角的小说叫《最爱你的那十年》,为您提供贺知书蒋文...

下载
  • 7795
    人安装
  • 847
    月点击
  • 188
    周点击
该软件非219g下载资源,下载后请注意检查!

最爱你的那十年by无仪宁死_贺知书蒋文旭免费阅读截图

应用介绍

贺知书蒋文旭为主角的小说叫《最爱你的那十年》,为您提供贺知书蒋文旭最爱你的那十年小说阅读,小说人物形象饱满,值得一读。蒋文旭好像收了心。别的什么贺知书看不出来,至少那男人知道着家了。早上是正常上班点走,晚上应酬的再晚也记得回家。

最爱你的那十年第26章by无仪宁死_贺知书蒋文旭免费阅读

第二十六章

 

艾子瑜对贺知书越好,贺知书就越难彻底接纳他。不想拖累他是一方面,而很重要的另一方面是,艾子瑜太像从前的蒋文旭了。

含笑着低眉看人时的温柔,轻描淡写下深沉的承诺和爱护。相似的太触目惊心。

贺知书记得自己快高考的那段时间,他妈知道了他和蒋文旭的事。平日最温婉的女子抄起扫帚就往贺知书身上抽,蒋文旭一把就把他拥怀里挡的严严实实。

他说:“阿姨,是我带坏他的,求您别打他。”他没躲,硬生生的把一个母亲所有的痛苦和愤怒都拦下。

然后他凑在贺知书耳边,说出了这辈子贺知书都难忘的一句:“别怕,我在呢。”

所以贺知书的骨气只能让他做到永远不原谅蒋文旭,却做不到割舍掉所有的记忆和深情。

这样对艾子瑜太不公平。

———————————————

蒋文旭临走的前一天去了安贤陵园,他跪着给两位老人烧了半个小时的纸钱。

他将每一张黄纸冥币抚平投在火里,手指一直不受控制的颤。蒋文旭仿佛在一瞬间就老了十岁,他脸颊瘦下来,眼神中再找不出从前不羁放荡的影子。

蒋文旭的脸被火盆烤的泛着乌,他说话的声音很低,像害怕惊扰地下的亡灵:“叔,姨,我…”

他的话音顿了顿,生生咽下一声哽咽:“我要是知道会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一定从最开始就离知书远一些…”

离他远一点,看他有更好的人生,考上一所很好的医科大学,谈了女朋友,毕业就是主治医生。哪怕贺知书最后可能并不幸福,但最起码…他的不幸不是自己带给他的。

贺知书的好,蒋文旭自知一点不配得到。他从前自私,在名利场被恭维久了之后就更觉得自己合该拥有所有合心意的新奇东西,所以蒙着眼玩,玩的连家都记不得。可现在想想,如果没有贺知书一开始就陪在身边不离不弃,自己又能算个什么东西。

手边空了的时候蒋文旭才察觉到自己买的纸钱都烧没了,他慢慢回神,重重磕了几个响头:“叔,姨,我知道你们想知书…但求你们,别这样早就带他走…”蒋文旭不想贺知书活这么一世,有人疼爱的时候日子过的苦,日子好过之后又没了人爱护。他自知永远无法补偿贺知书所失去的,但能多做就多做一些,剩下的来世当牛做马的还给贺知书。

从杭州到北京1200公里,每一寸的距离都用来想你。知书。

蒋文旭透过飞机的舷窗向下看,除了云雾什么都看不到的一刹那,寂寞突如其来。他曾经自认的强大和无所畏惧,也不过只是因为贺知书在他身后罢了。

蒋文旭只是演技太好,装的强壮无匹。事实上他成熟的太晚了,从来都是贺知书惯着他包容他,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哪怕到最后决定离开的时候贺知书都没给过他难堪。

那个永远都温柔的人,独自守了许多个冷清的夜晚,受了那么多委屈,带着一身惨烈的病痛,要走的时候也只是仰了头乖乖巧巧的看着自己,给了自己一个那么紧的拥抱。

可自己还是先放了手。

如果每一次将要失去的时候可以攥的再紧一点,人生该可以少留下多少遗憾?

蒋文旭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半了,才下飞机就感受到北方冬天的刺骨冷意,晚上刮起来的冷风有几分刺骨的味道。

宋助理来接的机,给蒋文旭带了件很厚的大衣。

“景文现在在哪儿?度蜜月去了吗?”蒋文旭披上衣服。

宋助理想了想,好像有几分印象:“张先生没出北京,新夫人的爷爷好像快不行了。”

蒋文旭看了眼腕表:“你去车上等我,我给景文打个电话。”

宋助理应了一声帮蒋文旭拉着行李箱出去了。

蒋文旭斜斜倚在墙上,他感觉疲惫的像站不住。缓了半分钟他才掏出手机拨号,打给了好友。

“文旭?”电话马上就有人接,语气带了几分疑问:“你在哪儿呢?”

蒋文旭低下头捏了捏鼻梁:“我回北京了。”

“那…”

“你别问,”蒋文旭打断张景文,带着些不想被人提及的痛苦:“麻烦你帮我个忙。”

蒋文旭的声音隔着话筒传出来,压抑着闷出些淡漠的冷意:“李致启那个儿子,你知道吗?”

“李泽坤?”张景文的语气有些凝重:“你问他做什么?这人咱们几个摞一块都比不了,他爹那是正儿八经的正部级。”

“他特别迷的一个男孩子,也得了白血病,骨髓弄到了,但抢得是艾子瑜给知书弄的那一份。”蒋文旭烦躁的揪了把衣领,大步推门走出去。

宋助理忙下车给他拉开了车门。

蒋文旭从后座掏出一盒中华,找出火机点燃了一支:“我明天去找他。”他给宋助理打了个手势:“回四环那套公寓。”

“文旭,”张景文的声调几乎不可察觉的降了降:“…不管怎样,你把这个念头断了吧,那头不会那么好说话的,一些事你不太清楚,有段时间圈子里都传遍了,李少是真疼那孩子。况且人家站到了那个位置,威逼利诱都没用了,你不如不张这口。”

蒋文旭的烟燃到了头,他却没有察觉,直到火星焯烫到了手指他才猛地回神,烟灰细细碎碎落了他一身。

“景文,这些事不用你操心了…”蒋文旭稍稍降了些车窗:“你在医院那儿认识的人总比我多,去调一下当初知书治疗的详情,帮着再问一下有没有其他匹配的骨髓。”

张景文低低叹气:“文旭,我都知道,也一直找人在盯着。但是,有些事你自己总该心里有点数…书房里的药我拿走了些仔细看了,都是些后期的特效药。”他的话顿了顿,带了些难言的隐痛:“拖了这么久…骨髓也没什么用了。”

蒋文旭没有搭话。

“你找到知书了吗?”景文转了话题。

蒋文旭闷闷的嗯了声,苦笑:“他不肯见我。我今天已经回北京了。”

张景文没法子接话,心里泛着些酸楚的疼意。贺知书的境遇他或多或少都看在眼里,若是蒋文旭真的不在意也就罢了,但这男人的心却是真的一直都没放下过。自己都心疼贺知书,更何况蒋文旭。

“行了,不说我了。”蒋文旭升上车窗,看着夜景细碎的光影明明灭灭的映进车厢,他轻轻的吐气:“你们家老爷子怎么了?”

“雨柔最近一直在医院照顾着,老爷子岁数大了,大病没有,就是零零碎碎的小毛病没断过。”张景文道:“这不,家里现在就我自个儿,空巢呢。”

蒋文旭低声笑了笑:“行了,那我这就先挂了。快到家了。”他没有深聊,景文现在有了家室牵绊,还是尽量让他少些为难的好。

“蒋总,西区那块地批下来了,您明天去公司吗?”宋助理看他挂了电话才敢出声。

“西区?”蒋文旭头脑不太清明,阖了眸。

“一个多月前竞标的那个项目,李少和人打点的。”

蒋文旭猛地睁开眼,他的手指不受控制的颤了颤:“转手给艾子谦吧,他不是一直想要吗。”

“蒋总…”。

“别说了,就当我还艾家的人情。”人家心情好时随便搭的一条路子,毁的却是贺知书的生路,蒋文旭心再大都没办法留下这些自己的罪证。

李泽坤拿到那份骨髓的过程虽然没有蒋文旭推波助澜,可蒋文旭却总觉得自己更像罪魁祸首。可悲又可恨。

“那批地是打算建商业住宅区的,内部有消息,马上要修地铁了,之后地价马上翻。您这么让出去,董事会肯定不愿意。”

宋助理说的很委婉了,人为财死,这已经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蒋文旭要这么胡闹下去,董事会得生吞活剥了他。

“咱们手底下又不是就这一个项目在做,多找些零碎的事让他们操心去吧。况且那片地前期投资太大,压那么多钱在那也耽误别的事。”蒋文旭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

“可是…”

“行了,”蒋文旭摆摆手:“我现在够烦心的了,有什么事我过两天去公司说。我眯一会,到家叫我。

宋助理识趣的噤了声专心开车。

四十多分钟后就到了,宋助理停稳车,蒋文旭已经睡着了,他这些天都没怎么休息。

“蒋总?”

蒋文旭睡得很浅,车刚停他就醒了,只是太累了,连眼睛都睁不开。

“嗯,明天你不用去公司,等我电话来这儿接我。”蒋文旭睁开眼,抬手紧了紧衣领,推门下了车:“公司有人问起来就说我还没回来。”

他走进单元用卡刷电梯,在外面忙起来的时候寂寞的感觉还淡些,但一回到家里,一个人冷冷清清的独处时,那种安静到要窒息的氛围能把人逼疯。

蒋文旭用指纹开了家门的锁,木然的进屋,一盏盏点亮所有的灯,然后他仰面倒在沙发上,手从抱枕下摸出了一本书。

那本简媜的文集,扉页还有自己亲手写的字。

贺知书走后蒋文旭从书房里找到了这本书,想贺知书想的受不了的时候他会很小心的翻一翻,这是他新的习惯。

最近蒋文旭总是不经意就想起很多从前的事,一些零零散散在别人看来微不足道的事。有时在脑子里蹦出来的甚至都算不上事,只是某个特殊的场景—— 贺知书笑出小酒窝的样子,被温柔疼爱过后窝在自己臂弯沉沉睡着的样子,为难时皱着眉微偏着头的样子。

但残忍的是,一些想起并搁在脑海里的美好场景只是蒋文旭刻意给自己安排的,他根本就不敢想自己后来把贺知书伤害成了什么模样,更多的时候思绪不被控制。夜夜被噩梦惊醒时,他眼前永远都是贺知书抱膝坐在门外,眼睛里哭出来的全是血。有时也梦到自己冷眼旁观,亲眼看着沈醉把贺知书从悬崖上推了下去。

蒋文旭的枕头有一段时间每夜都是湿的,他意识模糊时流下的眼泪太多,就告诉自己白天永远不能哭。

他不能垮,他垮了,贺知书该怎么办啊。

蒋文旭就着冷水吞了两片安眠药,他必须安稳睡一夜,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忙。

———————————————

蒋文旭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一大早被电话吵醒的时候他还睡在沙发上。

“蒋总,您今天有安排吗,已经八点了。”是宋助理。

蒋文旭坐直了,目光却落在身旁的书上——可能是他昨晚睡着压了,书封折了个印子。很奇怪,只是一条浅浅白白的印子,就在一瞬间,让蒋文旭的心痉挛似的疼了一下。

“蒋总?”

蒋文旭把书轻轻放在茶几上,用手抚了抚那个折角:“你现在过来吧,在楼下等我。”

他挂了宋助理电话后,在通讯录翻了半天才翻到了个手机号。是花了些心思才要来了,当初找人搭关系,也忘了哪个夜场跟李泽坤要来的私人号。

“嗯?”有些慵懒的男音,透些什么都不上心的腔调。

“李少,是我,蒋文旭。”

“…蒋总?”李泽坤似乎花了几秒才想起自己认识这个人:“这么早有事吗?”

李泽坤年龄不大,也就二十三四岁,蒋文旭倒是忘了对于现在年轻人八九点都算很早了。

“打扰您了,前段时间托您帮忙,西区的地下来了。今天不知道您有空吗,正式感谢一下。”蒋文旭姿态放的很低,对面那是正统的太子爷,李致启快四十才有了这么一个儿子,他夫人娘家那边也宠这孩子到了极点。

“不用了,随手的事。”李泽坤似乎兴致缺缺:“而且我最近没心情出去玩。”

“我也就是想跟您聊聊,前段时间…听说您家有人身体不大好?我有个朋友在马来西亚做燕窝的生意,送来的燕盏又大又干净,应该对病人身体好。”

李泽坤有了些兴趣,思量几秒才开口:“那成,今天正好没什么事,我等会把地址发你手机上,麻烦蒋总来我这一趟吧。”

对面挂了电话之后蒋文旭马上拨了个号:“小陈?你现在去财务部给我支一百万现金,什么都别问,我等会就让宋助理去拿。记得,用小行李箱装。”

都交代完后手机短信提示音嗡嗡响起来,蒋文旭看着上面西山一所别墅的地址,抿了抿唇。

他洗漱完吃了些药才下楼,宋助理已经在等了。

蒋文旭咳了几声才缓过气:“先去公司,你去找小陈拿钱。”他把手机短信给陈助理看了看:“然后去这。”

从公司转出来到西山别墅区的时候已经快到十二点了。蒋文旭从昨晚就什么都没吃,胃火燎燎的疼。他用手压着摁了摁,脸色一片煞白。

“蒋总,您没事吧?”宋助理看出来,也有些担心。蒋文旭是很少在外面表露不适的,现在一定是很严重了。

“我没事,你别远走,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来接我。”蒋文旭拿着一个很小的银色手提箱推门下了车。

按着详细地址很好找,蒋文旭敲门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但他却一时愣了愣。

来开门的是一个陌生的男孩子,长得很漂亮,圈子里都难找的好看,但看脸年纪实在太小,至多不过十八九岁。

“您是来找李泽坤的?”那孩子冲他很礼貌的笑笑,脸色却是失血的苍白。

蒋文旭进门,他隐隐察觉这事比想象的更棘手。敢在人前直呼李泽坤大名的,真没几个。

 

更新日志

相关专题

啦啦漫画登陆首页免费版 啦啦漫画登陆首页免费版 啦啦漫画登陆里面既有书籍漫画,同时也有视频漫画还设有图片二次元动漫等等漫画资源,而且全部都是正规作品,保证大家可以安全使用欣赏,另外所有漫画内都支持漫迷朋友们留言、评... 更多 >
吉吉漫画破解版无限金币 吉吉漫画破解版无限金币 吉吉漫画是很多漫友都超级喜欢的一款漫画阅读软件,这里的漫画作品实在是太丰富了,各种类型应有尽有,大家喜欢什么漫画都可以轻松的找到,海量优质漫画资源可以满足大家的阅读需... 更多 >
啦啦漫画首登入口2021 啦啦漫画首登入口2021 报告夫人啦啦漫画首页美女夫人邀请我来给她女儿当家教后,由此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遭遇..啦啦漫画官网首页登录拥有超全漫画资源库,国漫和日韩漫画全都有,可以免费阅读,更新快,极速... 更多 >
最新专题
恐怖冰淇淋中文版各种版本大全 恐怖冰淇淋中文版各种版本大全 现在恐怖游戏很受广大群众欢迎,玩一玩为您提供恐怖冰淇淋手游下载,一款卡通风格的冒险解谜手游,采用清晰的卡通画风,完整的世界观,节奏紧凑的故事剧情,逻辑严明的谜题,恰当的... 更多 >
类似青云诀的手游合集 类似青云诀的手游合集 青云诀是受广大群众喜欢的修仙游戏,但是游戏对早入坑的新手玩家十分友好,现在入坑就有些慢了,今天小编就为大家推荐2021类似青云诀的手游合集和青云决游戏攻略秘籍,让玩家可以通... 更多 >

专业的手游下载网站 219g游戏网 (219g.com) 打造不一样的 手机游戏下载网站 沪ICP备16000974号-5

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最爱你的那十年by无仪宁死_贺知书蒋文旭免费阅读下载
x
最爱你的那十年by无仪宁死_贺知书蒋文旭免费阅读 最爱你的那十年by无仪宁死_贺知书蒋文旭免费阅读 118810人下载
95048人安装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最爱你的那十年by无仪宁死_贺知书蒋文旭免费阅读预约
x
466人已预约此应用